公司相册更多

发布博文产品试用


80后小两口过年忙:除夕陪公婆初一回娘家(图)


更新时间:2021-11-18  

  昨日,日报报道的《小两口过年各回各家》引起社会广泛关注。记者随机采访了几对为过年回家绞尽脑汁、生怕“分摊不均”的“80后”小两口。有年轻夫妇表示,两个人都是独子独女、都一年没见父母,回谁的家都不为过。

  “今年春节是我们婚后第一个年,半个月前开始,关于陪谁父母过年我们已经‘口舌交战’了三百个来回了。”曾阳告诉记者:这个“回家”的故事曲折万分。曾阳是湘妹子,她老公在天河某大型国企上班,是她中学同学,两人都是独苗。

  “他得加班,年三十加到初七,新人新猪肉嘛,老同志们都有老有小所以他帮人顶上了。”这注定曾阳的老公必须留守。“他除夕夜要值班到凌晨,这意味着我得一个人过!”

  曾阳父母哪里舍得女儿单独过年,一个接一个电话催她赶紧买机票回家。“我当然想陪父母过年了,但一想到我回去了他下班回家也是一个人怪可怜的……”曾阳也不肯丢下新婚的老公,小两口商量再三决定:干脆邀请公婆来广州陪他们过年,但公婆说要在家照顾爷爷奶奶。好说歹说,曾阳的公公、婆婆将爷爷奶奶托付给人照料以后,最终答应大年三十到广州。“他父母的问题解决了,我父母也得考虑到呀。”曾阳与老公琢磨了很久,决定先在广州过完年三十,大年初一,曾阳再飞回娘家。

  年关将近,刘紫丹天天找“闺密”们哭诉:“他说他是独子,不能不陪父母过年,年前又忙得要命实在抽不出空……我爸妈现在还不知道他长得是圆是方呢!就他这样还想今年娶我?!”

  刘紫丹25岁,娇生惯养被父母宠大,男朋友比她还小半岁,两人“姐弟恋”+典型的“80后”。男友是她留学英国时认识的北京男孩,大大咧咧。“我爸我妈给我找的相亲对象我都推了,我把他夸得一朵花似的,所以他俩特别希望见到他,现在他说不去就不去了!”

  刘紫丹在自己的博客上开始大倒苦水,她召集众姐妹讨论过年让男友见丈人意义何在……

  事情发生了难以预料的逆转。就在悲情博客发表不到两个小时,男友在工作时间打电话给她,告诉她他已经跟领导请假说无论如何要休假三天,因为“家里有急事要处理”,同时他已经订好2月15日和她一起回去的机票,然后17日他再单独折回北京。刘紫丹想不到男友为何180度转变,男友在电话里难过地问她:“我真的有你博客里写得那么糟糕吗?”

  陈枳笑他老公属于“倒插门”,因为她老公的老家在千里之外的江苏农村。两人约定每两年回去一次,因为回家一趟挤火车倒汽车,不亚于打了一场硬仗,回来歇几天才恢复“元气”。“他父亲身体不好,他每次离开家里时都哭。我后来发现一个规律,只要回他老家过年,接下来的一整年他都会对我特别好。”

  陈枳说老公为了“感谢”她陪他回去,总是百般“巴结”。“有次火车上没空调特别难受,他一会儿掏出橙汁给我喝,一会儿讲笑话给我听,我知道他是生怕我心生埋怨。”

  小两口为过年回家绞尽脑汁,做爹妈的也一样心事重重:有的理解“轮流坐庄”,有的则坚持“过年不回,‘五一’补上!”

  “这也是应该的。”电话那头,甘肃白银的退休老人梁城语气平淡安静。他的独生儿子梁旭在广州一家台资公司上班,两年前与同事、家在广州的小谢结为秦晋之好。一个多月前,儿子打来电话,告诉他今年不打算回白银过年了,想在广州和丈母娘家人一同过。这意味着这个春节,梁城将和老伴第一次度过儿子不在身边的春节。

  梁城很想得开。因为去年,儿子带着媳妇在大年夜之前赶回了家,一家人守岁直到凌晨四五点钟。儿媳很喜欢这个对她来说完全陌生的城市,这让两位老人感到欣慰。

  因此今年春节两个年轻人不回白银,梁城不假思索就答应了,“总不能让人家姑娘家年年不在娘家而在咱家过春节吧”。他说,自己和老伴打算再过三五年就搬到广州去住,儿子儿媳这种“轮流坐庄”的做法也是“过渡期”的不得已之举。“这至少说明两个人感情很融洽,我们老人还图什么呢?”

  与梁城相比,家住河北承德的技术员老冯差点因为这事和儿子闹矛盾。老冯人比较“老派”,对儿媳没能一起来承德,过一个热闹的春节有点儿想不通。

  他说:“如果实在春节不行,五一、十一长假,或者中秋,一定要两个人一起回来一下,一家人在一起,那才算是真正的团圆!”

 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黄伯夫妇就忙着按照女儿打印出来的一份“攻略”开始学习电脑。掌握了简单的操作之后,他们 又集中精力研究女儿买回来的一个小摄像头。在解决了诸多麻烦之后,两位老人终于可以从屏幕上看到女儿了。

  女儿小黄为父母配备电脑用心良苦:今年春节她要去丈夫小朱的老家湖北蕲春过年,不能像往年一样陪爸妈行花街了。她希望通过网上视频对话,在春节的时候给父母拜年。

  虽然爸妈眼里的这个“高科技”能够让远隔千里的谈话变成“面对面”,但是已经到了蕲春的小黄,两天前第一次从电脑屏幕上看到父母的笑脸时,还是忍不住心酸,“我们都不在家,感觉屋子好空。”

  而黄伯夫妇也有类似的感受,特别是从镜头中看到亲家热闹的景象时,心中就更有点儿不是滋味。不过两位老人还是表示,有了这个小东西,比起过去光靠电话还是好多了。